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管他什么“真理无穷”,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在我前十八年的记忆里,父母的教育从来只是教会我如何忍让,如何宽容,如何息事宁人,如何独善其身。所以当我真正把自己瑟缩进逼仄的墙角,我无路可退之时。我孤立无援,我也手足无措。我只是毫无察觉地将自己的后路一点点打上了个死结。
我太缺乏挺直了腰板呐喊的能力了。与其说不敢,倒不如说这是在禁条之外的事情。我从未尝试过。我的父母信奉中庸和无为而治。我的母亲更认为依附与顺从是作为女人所必须遵从的。

听上去有些别扭吧?事实如此,我的母亲的确在言谈中多次提及过。在她眼里不与人争就意味着成全自己,忍气吞声就能精通人情,嫁一个好夫婿就意味着你后半生无需能力也会高枕无忧。而做到这些,我要言辞温和,我要懂得吃亏是福。
这样的训诫的话语,我听过很多次了。
每一次,我的心也会不自觉的揪起来。这样的思维代沟就注定了我和他们在为人处世上很多的不同,却没有办法完全摆脱。这让人很苦恼,就这么孤悬在不三不四之间,一呼一吸都会收到质难。这守着旧时候满是污垢的思想,我对其有所抵抗,对外界的撼动不大,便只求内心安稳。
思想的淤青需要回血,本不该在深处迟滞。

管他什么“真理无穷”, 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评论
2017-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