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拒绝我不能容的与外物对峙,终究还是将自己装入套子,自掘坟墓。

很遗憾我读这篇文章没有达到作者所期待的效果。别里科夫并不让我厌恶,相反我倒是觉着世人的讽刺和嘲讽有些偏激了,在他们的认知里一个人的死去成为一件大快人心的事【先不谈他的生平乃至修为】实在是令人感到悲愤至极。
自持高贵的批判者甚至不去思辨不去究其溯源;无知的人总是不知道自己的无知。这便是可怕所在。
他不过是太过典型就成了那些众志成城联合起来的恭恭敬敬的信徒们或是口口声声自称着的正人君子们千夫所指的对象。
误会,谮言,恶语,嘲弄。他被贬低得一无是处,郁郁而终。
他们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没有料想中的快感,还是同于往常的烦闷,甚至有过无极。
他们所厌恶的不过是还从未发觉的。当它被毫不迟疑揭露出来,被无限量的放大,被莫须有的污言秽语击中。
他们可以逃避,可以矢口否认,甚至选择一种更极端的方式---不明所以的投身于反对别里科夫的队伍之中用自以为正人君子的方式宣泄自己的不满。
可以闹得满城风雨的事却并不是与自己有什么牵连的。
即便如此,谁也不愿承认自己身上也有像别里科夫那样的“劣根”。
他们算是明哲保身的。谁都知道那无非是站在了风口浪尖在公然向他们所信服的挑战,在与他们所厌恶的为虎作伥。这下场谁都见识过。别里科夫是最好的例子。
他也是这场思想革命的牺牲品。

可惜他们只作他是个应当牺牲的人。
他们害怕成为像别里科夫那样的所以他的不作为在他们看来便是令人生恶的。
可是他们还是成为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最讽刺的是他们并不知道。
冰冰说他终究还是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身不由己。
来去匆匆,踽踽独行。
我在他背后默默为这句话点了个赞。
无论是背道而驰的抑或是殊途同归的,

已成为往昔的还是正在发生的,

最终都是渐行渐远渐无书。




我才意识到,为什么我并不讨厌别里科夫甚至赞同他的某些作为:原来我和他身上有着如此的相似。不愿变通,固守着自己所认同的所维系的,无论用何种方式。当所爱的与难以接受的有了交集且两者不可兼得时, 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所爱的与本该厌弃的置于一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样说未免是自诩高尚了些。
可能对于某一对CP的热爱已远远超出其它CP的时候,甚至成为一种占有型的喜爱甚至发展到了对他人的感情也要有所涉足直到达成我认为满意的,就注定不能成为博爱党,不能平等的对待所有的CP,所以偏爱是有的,袒护是有的,爱屋及乌也是有的,然而这些远远不及难以接受的,总会被它一票否决。也可能因此才会有刚刚我常常令人未明觉厉的出言不逊或者对某对CP极度的抵触情绪甚至与之有关的人也受之牵连。
都是自己的原因啊,却也难以释怀。
也是装在套子里的人,拒绝一切与我相悖的东西,就这样把自己封闭着。
只愿接受自己爱的,当爱的与厌恶的同时出现时,二者皆可抛。
为了折磨你的也会放弃治愈你的。所以你要的东西不得参杂一点不入你眼的,否则你倒宁愿全部舍弃,无论你想要的有多美好,无论你多想要。
甚至受不了别人喜爱你不喜爱的,并且暗自发誓一定要将他改过。我的心里才能舒畅些。就这么自顾自地扮演起了救世主的角色。
值得庆幸的是,我并没有像别里科夫一样成为别人的笑柄,至少在我能所见的范围内。
我的所为,大概他们不敢苟同却也无足挂齿。
或许我得以幸存的原因便是我所缺少的而他们拥有的对于喜欢与雷处理的恰到好处。

说了这么多废话,看到列表里又有人刷自己接受不了的CP还是毫不犹豫的删掉了,还是没有克制自己。毫不留情面,甚至没有告知。很诧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近人情。洁癖作祟?自己作孽。

评论
热度(5)
2015-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