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他几乎是用一生中最温和的口吻道安:

“你,回来了。”

“我,只是记起了回家的路。”

 

王耀想看清他的身影,却又看不清。

眼前这个人,越来越模糊,或许王耀不知道这是眼前泪帘所致。

而此时,他又怎能去管那些呢。

王耀冲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抱着他,像一个孩子幼稚地捍卫着最心爱的玩具,那情形好笑又可爱。王耀才不在意,反正他见得惯了。

他在意的只有怀中的这个人。他以为他又要离开了,又是不辞而别。二十年前的雪夜也是这样,伊利亚的身影慢慢消失,化为白雪或长风孤魂似的游走在星辰之中。王耀不甘于这样睁睁看着,他想做点什么挽留住一丝一毫。出于本能的,他伸手去抓,怎么也触碰不到伊利亚那颗跳动的心脏。只有寒夜的温度凉透了他的心。

二十年多来,这些就像是噩梦一般萦绕在王耀的脑海。触目惊心。

一朝被蛇咬。这个理儿王耀是懂的。而且自己也算是深有体会。所以当上天再次眷顾他的时候,他可不想再错过了。如果重蹈覆辙,可能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他总是这么想着。

也许在这个人温暖的怀里,王耀才感觉到踏实,好久没有过的感觉了,像几十年前一样。这些时刻他本应是记得的,但是泪水的汹涌来不及他去思考。

这种毫无理智可言的感情,真是令人疯狂。王耀自己以前恐怕想都不敢想。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彻彻底底地沦为它的奴隶,或是恭恭敬敬的信徒。

他只想静静地倚靠在这个人怀里,他不敢闭眼不敢倾听胸口的起伏,只怕某一时刻他又要离开,毕竟这一切太过不真实。他更不敢抬头看,他怕四目相对,怕自己深爱的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看透独自吞咽孤独的心脏。

他怕相逢太短不等茶水凉。

其实,三杯两盏的,很多人都离开了,这一生也就过去了。

------------------------------------------------------------ 

其实王耀总是会这样打趣伊利亚:“你也是个孤独的人啊。”

这个时候伊利亚总是会眯着眼睛仰起头看他,认真到一字一顿地回答:伊利亚并不孤独啊,还有小耀在呢。

王耀听后心里狠狠地抽离了一下,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要倒戈吧。

哪怕到最后,他还是这样笑着对自己说:对不起,小耀。伊利亚要走了。小耀要独自一人了。

伊利亚骗他。他早就知道。

王耀也骗了自己,他想说的,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

你大可不必说我命犯桃花。我自知最后也不过落得花落人亡两不知的下场。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承受了这天下最大的委屈。大秦,伊利亚,我爱的不知所踪,爱我的不见归途。明明知道做什么都是徒劳但还是吵嚷着皇天负我我不休。他们都走了,回不来了,也不会回来了。你还会陪着我,对吧?

会不会觉得我很幼稚?也对,我这幅模样你还是第一次见吧。我王耀竟也还是因情所扰,真是可笑呢。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啊。我竟也收到了玫瑰。呵,我自己都觉得惊讶。其实玫瑰是很一般的,我并不喜欢。我只是觉得他回来了。你看,那玫瑰。久违的红色。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吧。

 

小耀应该想不到的,伊利亚回来了。今天是情人节啊,其实露西亚也想回去看看呢,但是,露西亚不想打扰他们啊。玫瑰是我挑的,但我留的是伊利亚的署名。我觉得小耀不会喜欢的,他一向不太喜欢这样妖冶的花,可能他唯一在意的,不过花是红色的。小耀应该是能猜得到的这意味着什么,红色永远不属于我们。希望情人节他们过得开心,因为这样露西亚也很开心。



对这一对爱得深沉,也勾起了咱创作的热情。

情人节快乐。

图自网络侵删致歉

评论
热度(16)
2016-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