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此文仅献于那些可爱的躺列的小伙伴,还有一直在努力的小透明们。

请继续加油,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写下这篇文章,但我知道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任何人都可以对它评头论足。同时他们也身陷其中。

这样说并不是空穴来风的。就拿我的经历当作一个引子吧。

有个小伙伴来找我扩列,我觉得他好生熟悉,一直在细细琢磨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直到他报出圈名,我才恍然大悟:噢,我记得你,你不就是三个月前双了我的的那个吗。如今竟又来加我,有点意思。

他大概是不记得曾经加过我这档子陈年旧事了,我暗自问偿:倘若他知道也大可不必来自取其辱。我旁敲侧击的试探他,也确实有戏耍他的意味在其中,仿佛是要为三个月前的不公讨个说法。他双我时只留给我6个字:清列不缘谢照。我可以回一句为何么?可惜,没机会了。就算是这么想的可当时心里还是挺难受的,换做是谁都不怎么好受吧。

先扩的是他,先删的也是他。我只有妥协的份儿。最后留下6个字儿当作诀别书不亚于说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这倒也好听些】从此我们各走各的路吧,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也不会再来找你了。弦外之意就是:你在我列表里躺尸,活该我把你清掉,哪凉快哪呆着吧。

好吧,现在回到正题。

我觉得他这种做法挺可笑的,就问他的列表里都是什么人啊。他大概还没听出我的话外音,带着几分得意,跟我炫耀:我的列表里都是太太,我加人也只加太太。【那你骚嘛】

噢,那我被你扩了,是不是还要自我抬举一番:太好了,有人叫我太太了。他在屏幕那边大概是看不到我嫌弃的眼神和一脸“你人品这么差,这么多年是怎么混下来的?”的惊讶与疑惑。我着实很佩服他的厚脸皮。

“加别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是什么样。”

我进了他的空间,看到他三个月前就搞这些跳梁小丑的把戏,三个月后在空间里吵嚷,无人问津还自讨没趣。我嗤笑:一直都没有变啊,矫情如你。

其实一直都不怎么看这个人顺眼,但我也未曾会像他做的那么决绝:删了所有躺列的小伙伴,只抱太太大腿。啧,被你双了默默隐忍不吭声的小伙伴真是慈悲为怀,被你抱着大腿不踹你两脚的太太都是菩萨心肠。

我正色道:那你可以再删我一次了,我不是太太。

对面那位小朋友还在想着吹嘘一发自己如何抱大腿的丰功伟绩吧,被我这么一打击估计瞬时成了丧家犬时刻保持懵逼状态。

我想象着他此刻脸上表情一定和三个月前的我如出一辙。

“这种人留在列里也没什么用。”我如今这么想,他当初定也这么想。

他双人已经双惯了,这肯定不是他第一次双人也未必是最后一次,所以不痛不痒的。他大概是不知道被人双是什么滋味吧,不知道什么是心里吃痛的感觉吧。可我应是懂得的,也应该是我懂得为什么三个月前他留不得我,三个月后来结缘了。

三个月前,我还不够强大,【当然并非是说现在有多强】

我还不够有能力把你们留在身边。

因为我是小透明啊。我总会觉得自卑或者低人一等,所以会安安静静地躺在列里不敢轻举妄动。我看着你们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觉得羡慕又幸福。你们真的很厉害,会写文会画画,我一直以有你们为荣。我也知道大概我努力再久可能都不及你们的万分之一。我需要的并不多,一点点关怀就可以让我很开心,一个赞一句评论我就可以高兴地上天。

我并非是不愿意与你们亲近,只是怕自己没有资格。

你们应该是不会懂得一个小透明的心情。一颗敏感而易碎的心。对于他们,除了满腔的热血也再无一技之长能支撑他们存在与此。你们所深爱的已融入了生命,我不会唱不会写但我正在用着我的方式爱着它,虽然你们看不见也不在乎。

我很怕主动扩列,怕你们会不喜欢,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你们抛弃我的理由。

… …

可是,我真的挺喜欢这些不善言辞的小透明们。

我的列表里会有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虽然很久都不见他们的音信,但是能看见他们一直在,在列里始终伴我如一,像亲人一样。逢年过节总会给我送祝福,感慨一下一年来的照顾与依恋。我也很愿意与他们交谈抒心,深知平日里他们被人弧惯了也独自孤单惯了,所以有人能与自己攀谈,何乐不为呢?他们会格外珍惜那些对他们主动示好的人吧。平日里羞涩的他们也竟可以敞开心扉与我谈笑,我也慢慢发现他们会很好说话,也确有不少交心知己。

小透明,真是个奇妙的词啊,也真是个其妙的群体。他们总以一颗柔软的心抗御世间一波又一波的不公不义,毫无怨言,全然接受,人情冷暖,他们体味得真切。还为那帮倒戈的找理由“或许是我真的不够好吧,惹他们不高兴了。”我对此嗤之以鼻。忽的又开始心疼起这些孩子了,总觉得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吧。对于他们,真是百感交集。

可他们陪着,就是对我最好的款待了。

我不知道能否如他们对我般陪在他们左右,天长日久。

他们总给我意想不到的感动。

有一个列表小天使过年过节总少不了他的祝福,刚开始还弧他来着,觉得自己真欠抽。

有一个挺害羞的小伙伴平日里安安静静在列里躺着。那日我闲来无事轮了一遍列,她立马就回了我一张手写。娟秀的小字:希望能给你带来幸运。温情蜜意慢慢浸润开来,我庆幸自己收获了你的心意。

还有个廷安分的宝贝儿,平日里不喜欢与人争的。可是在自己本命被黑时却挺身而出直言辩驳。倔强的你,也想为自己所爱尽一份绵薄之力吧。我扪心自问,我是没有那个勇气的。

… …

谢谢你们曾经那么努力。

隔着长长的屏幕,我明明看的清清楚楚却无法给予一个拥抱鼓励。

但是知道你们在,我就很安心。

后来蓦地发现列表里有些人的清列宣言:你们躺列别怪我清你。瞬间对这种人好感全无。

总是拿这些一时脑热的“豪言壮语”来吓唬列表里的小伙伴,作践他们的感情。你闲得慌么,出门跑两圈吧。

从此之后非常厌恶这种只为引人注目的行径。

我相信躺列的小伙伴并非是故意的,只是不善言辞而已。

奉劝一句:

萍水相逢已是不易,何恐还要节外生枝。且行且珍惜吧。

最后还想对包容我躺列多年的小伙伴说一句:

苟活于今,我很抱歉。

 

 


评论
热度(5)
2016-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