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当我们相遇之后,你再也没有叫过我的名字。
我多想听见你呼唤我的姓名,哪怕是又一次的错误。
“伊利...伊万。” 


我知道你深爱着他。好巧哦,我也是,起码到现在还是。

你应该会知道他是谁。毕竟达瓦里氏在他面前才幸不辱命。你对于他的爱慕远大于我。我也远远没有想到你的爱会如此深且浓烈。我真的很高兴他身边有这样忠诚的同志。有了你的陪伴,他不会再那么孤单了吧。

 亲爱的达瓦里氏,我是说你。我预见了我与他的散场,可能有一天,我终会离开,或许我会弃红色与不顾,亦或许就此雪藏我将归巢。我会不动声色的离开然后正大光明的登堂入室。我不想以背叛者的身份让他目睹我的狼狈不堪。我和他不会再见面,这是我辞别的的最好方式,尽管手段并不高明。再也不回头,不必等我的归期,这就是离别的意义。我知道这无异于顶风作案,或许我的爱并没有你那么深刻。不愿向他臣服,更不愿溺死在温柔乡。

 他说他会在我独当一面时离开,他又说时候还未够。

我甚至怀疑是他鸠占鹊巢。我们走到今天已然是奇迹,和他多少个不可能俨然成了初次又下次。然后是数次,数不清有多少次。

那又有何用?占据了多少个第一次,到头来却还不及一个“最”。

他爱强权,爱臣民胜过我,胜过革命。可惜我无法给他,也不会给他。

我宁愿相信他爱红色,爱同志大过一切,无论是以何种方式,或以何种身份。

 你会爱他,他一定更加深爱你。

如果有一天他安于尘土,我会代他活着,替他守着这江山,却也失去了爱他的权利。

所以,深爱他。

王耀 3.22于深夜。

【只是为挽回关注,充数的。】

评论
热度(15)
2016-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