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一个束之高阁的人,一个不会回信的人 ,一个满溢回忆的人。

两封。


 二伏:遇见你之前,我在寻你,亦可说是等。

等一个明媚的姑娘,照亮这座颓圮的城墙。

也许是有了这份安定感后,我才敢回忆我们之间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曾经也有这样一人,与我比肩调笑,恍同密友重逢。

作恙探其怀,亦有我所在之地。

我笃定这就是所谓的缘分或者我们之间称之为宿命的东西,这种东西谁又说得准呢?

大多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玩意儿。

可是千百年来又不知道有多少凡夫俗子着了这个道儿。

温宿可是来不说听天由命,我觉得尽自己能力之后,一切自有安排。

可是大概我面对你时,眼里闪着意味不明的光,说什么举目三尺有神明,我都信了。

---“纵我阅人何其多,无人相似你。”

每个人有时候都会有这个世界小小地抽离一下下,你不能否认。

而这种与生俱来的叛逆,说憯懔也好,说飙尘也罢,我却都对此感激不尽。

万中无一,你却遇到我

///二伏,你会不会想过我以后的样子啊,就像我一年前想着你一样。

我做着与你的白日梦,现在醒来身边就是你。

“你还相信所谓的宿命么?”“我信。”

我怎么敢不信,我朝朝暮暮的人儿现在正安静地伏在我的腿上,念叨着我。

我怎么敢辜负你。

傻二伏,如果我们都老去,如果我再也叫不出你的名字,如果我的双臂已挽不起你的碎发,但是那又怎样…如果那时你还在我身边。

垂垂老矣,意态忽忽,既不能如愿死去,也不可算作活着。

蓦地开始贪恋起你的生老病死来。

你说不如相忘于“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你懂,那是锦年,你多耀眼。

你多悲凉,余生不会再游离于弱冠至不惑之间的好年华。

如此袅袅喁喁也罢,你嗤笑着。

我痴痴地望着你,惟轻吁一口气:“风流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

2016.8.9



和她相处了很久了,不说三年也有两年多了

她的离开一时间仿佛抽干了我的灵魂似的。

双向抛弃,单向遗忘。

每次看到空荡荡的分组,空荡荡的对话框。

我要学会忘掉你。

迟早有一天我会被他人取代。

反正,再见啦。

我应该已经确定单着,就当走了个初恋吧。



-----2016.12.25


现在想想她,除了无奈就是可惜。

可怜自己付出的情感和精力。

还有没来得及寄给她的七十多封情书  和一些小礼物。

她的离开同样阖上了你的心。你再不会允许自己重蹈覆辙了。

最好的方法就是:我便单着,等你老着。

评论
热度(3)
2017-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