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以前写过的黑花的一些评价的整理。

1.【痞子英雄】


我说过我爱慕的角色足矣以一个词儿概括:痞子英雄。
譬如这其中之一:黑瞎子。
我所认为的黑瞎子,总是以一种极其惊人的求生存的力量和极其惊人的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这种力量大到无法抗御,在他身上,更是有东风压倒西风之势。
至于是不是凭借这种力量使得他从少不更事到后生可畏,从乌头白马生角活出起死人肉白骨的,我也迟迟疑疑不敢妄下判词。
就像永远对黑色保留神秘。
从某点上来说,黑瞎子更像是一个头角峥嵘的痞子。在他身上可能会有千千万略带生青味儿的故事,但不一定会有破题儿第一遭的变故。殚见洽闻了而已。
从另一点上来说,他又会是一个经历过年深日久的英雄。虽不是什么深情之人但也并非冷眼看世界,冷肠对人心。大概是太早懂得兔死狗烹的理儿,以至于空有多情之躯,怎奈情薄如斯。
前半生游离在不为人知的下游,余生岌岌不可终日。
北有黑瞎,
痞子是他,
英雄是他。


2.【章台之柳,已折他人。玄都之花,未改前度。】



我看得见他的痕迹。

京胡儿八角,传街鸽哨儿,胡同铃口纵横,吆喝叫卖此起彼伏。他从不介意也并非拘泥于市侩。茶馆酒肆,三坊七巷,百花深处别有洞天,东四十条杏花天。扇枕温衾,永安里外相思曲。公元前金台夕照,走不出的杨梅竹斜街,什刹海岸花已荒芜皆成坎。戏已唱罢,不见良人归期。几番风雨颠覆,不悲不喜。枯荣与他再难有什么干系。总有一天,少年人已不再年少,无端端地寻觅着一个倒坍的戏台子来。总有一个自己想要的魂儿,在等着他开口,惊艳四度。

但总是不成实的。事实如此:逝者如斯,伶人犹在。

人嗟叹:京城贵胄,定省江湖。


3.

【汝心无骨,却强大至此。---黑瞎子】


倘若黑花相遇,一定取相见恨晚之意,至于如何相见,如何恨,究竟多晚,都来不及深究。也罢,何必用尽心思掂量此等世俗,浪费本已经不多的逍遥时刻。嗔几次春归晚,又无可奈何地落笔:我看的浅薄,至于“江湖于济,时岁可延”此等没有着落的归期,他们也不至于妄想。总有种“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的意味在其中。可惜我是来不及懂的。

跟风来一发。

我有一壶酒 ,足以慰风尘。三春不允济,九冬煨迟缘。佛手烹半夏,解淤殃华胄。茶盅悲淹月,笑取愠垨袈。问情何许来,不从娑婆生。


4.【梗】

【老来死得好看些,我怕认不得你。---梗】


【黑瞎子:少年浪子,老来弥勒。】

----“老来死得好看些,我怕认不得你。”


垂垂老矣,意态忽忽,既不能如愿死去,也不可算作活着。蓦地开始贪恋起你的生老病死来。你说不如相忘于“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你懂,那是锦年,你多耀眼。你多悲凉,余生不会再游离于弱冠至不惑之间的好年华。

如此袅袅喁喁也罢,你嗤笑着。我痴痴地望着你,惟轻吁一口气 “风流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





评论
热度(15)
2017-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