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狗-温宿

陈鸿宇,王祖贤,黑花,张良,言白,老齐娶我,红色组,小太阳

© 大学狗-温宿

Powered by LOFTER

【青衣花旦的一招一式和唱念做打都一语惊死老【瞎】师傅】

小花迎娶秀秀的那天,解府,霍家排仗的相当气派。

那天众宾云集,道上有头有面的斗爷儿,掮客都到了。秀秀被霍老太太牵着走向小花,喜袍下身材玲珑有致,嫁衣上绣着“倒挂金钟”倒是很衬得出这小姑娘的气质来。

她看向小花,他的眼里似乎闪着意味不明的光。

我背对着小花,没有看到他的神情,只看得到他的背影。

他,又瘦了。

....


”我回忆起他少不更事,强说忧愁的日子,又想像着年深日久之后

前仰后合的样子...

他比我更早学会成熟,而后把它运用到极致。”

不知觉,我已泪眼斑驳....

朦胧中,一洗黑影闯入了我的视线

他也来了?

瞎子。

我走向他身旁。他靠在一个逼仄角落,没人注意到我们。

“真没想到你也会来。”

“我来看看。”他顿了顿。

“那姑娘挺漂亮的,怪不得花儿爷喜欢。”

我想转过头调笑他,却见得墨镜下的两行泪。不知是怕我被戏耍,还是本性难移,他仍然笑着,向着台中央的那个人。

可小花没有注意到他。

“怎么哭了。”

“你不懂,”他依然笑着,

他有些哽咽,继而又恢复了一贯的语气:“这是喜极而泣。”


喜极,而泣....


【人生可喜之事并不多,我所愿意回想的,不过是与你同党】




PS.

这条悄悄话是2015.8.17后的第5天,我的列表里的一位小花发给我的。后来她消失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张截图一直留着,不忍心删。

我和她是2015.8.13扩的列,接触的时间并不长,也未察觉如此建立起来的感情有多深远。也许这正所谓“家人”之间的默契。


再看,

如隔世经年,

“此情不及墙东柳,春色年年如旧。”




评论
热度(3)
2017-04-14